校训
国旗下讲话
  1. 学校首页
  2. 学生园地
  3. 国旗下讲话
  4. 介绍

国旗下讲话之爱国情怀

    此时此刻,我们的神舟十一号飞船,正载着两名宇航员飞向浩瀚太空,开始了又一次飞天之旅。我们之所以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和新中国成立之初那一批老科学家的悉心奉献是分不开的。今天,我们要在这里共同缅怀的一个人,也正是这样一位科学家。

   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催化化学的重要开拓者和奠基人。

    他是厦门大学著名学者、教授。

 他,就是厦门大学附属科技中学名誉校长蔡启瑞先生,我们的高中创新班,就以启瑞先生的名字而命名为“启瑞班”。

蔡启瑞先生1914年1月7日出生于福建省同安县(今为厦门市翔安区)马巷镇一个华侨店员家庭,祖父曾开饼店,逝世后家道中落,父亲到越南谋生。在启瑞先生还不到两岁的时候,远在异国他乡的父亲就不幸去世,母亲在国内含辛茹苦做裁缝工抚育他长大。  

上学以后,蔡启瑞先生曾因家贫而停学、到布店当过学徒,辗转三所小学、两所中学读到高一,再到厦门大学预科化学组读两年,刚升入厦门大学化学系本科,又因肋膜炎而休学两年。历经坎坷,蔡启瑞先生终于在1937年从厦门大学毕业,并留在厦大任教。1947年,他成为中国政府选派赴美留学的20名学子之一,到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深造,1950年获该校博士学位。

 1950年4月,母校厦门大学29周年校庆之际,蔡启瑞先生从大洋彼岸发回了一封电报:“祖国大地皆春,我怀念你啊,祖国!”这时的他,早已经归心似箭。不料此时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政府不准理工科中国留学生回国,蔡启瑞不得不滞留在异国他乡。他坚持年年递交离境申请,直到6年后才被获准回国,和钱学森等人一起,成为新中国政府用11名美军飞行员战俘换回的著名科学家之一。1956年3月下旬,蔡启瑞先生乘坐戈登将军号轮船于4月回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祖国,回到了自己的母校厦门大学。

 当时的蔡启瑞先生已经在结构化学研究方面卓有建树,如果他选择留在美国,不仅可以收获巨大的学术荣誉,还可以凭借自己的研究申请专利而获取巨额财富,名利双收。对于一个苦水里泡大的孩子来说,当他看到自己的半生辛劳终于迎来收获的时候,作出这样的选择也实在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但是,蔡启瑞先生考虑的并不是这些,当他看到新中国落后的化学工业和炼油工业,看到催化科学领域的关键空白时,他不仅毅然选择冲破重重阻隔回到祖国,还在自己学术研究的黄金时期选择转换方向,在自己44岁的时候,选择从头再来。我们都知道,作出这样的决定对于一个已经功成名就的科学家来说,要有多大的勇气,需要付出多大的心血!

“我一定要根据国情和自己的能力,主动了解哪些急要任务是我最有可能效力承担的,以便事先做充分准备。”蔡启瑞先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回国以后,蔡启瑞先生以自己的超强的聪明才智和焚膏继晷、孜孜不倦的刻苦研究,终于在催化科学领域开拓出一片新天地,并先后三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不仅实现了自己的华丽转身,还成为这个领域的“一代宗师”。这条科学报国之路,蔡启瑞先生一走又是60年。

 而这条走了60年的报国之路却绝非一帆风顺。1979年、1982年、1984年,蔡启瑞先生三次病危经受外科大手术,切除了四分之三的胃和脾,2000年、2006年、2011年又三次不慎摔倒,断掉的髋骨栓了螺栓。即便如此,耄耋之年的他还时常拄着拐杖到化学楼三楼催化实验室,关心和指导研究的进展。蔡启瑞80岁才学计算机,但他能画出连年轻人也自叹不如的精致的化学模型结构图和反应机理图。

 2010年,为了总结和确切表达他的学术思想以为后人所用,已经97岁高龄的蔡启瑞常常半夜起来在电脑前打字到午夜,给《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化学卷第一分册“蔡启瑞篇”的撰写者提供了近三万字的电子版参考资料,以致他腿脚肿胀得让人不忍目睹。

 公元2016年10月3日,当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处在快乐的国庆假期的时候,这位为中国化学研究做出了里程碑式卓越贡献的世纪老人,终于走完了自己执着奉献的一生。他没能对每一个人挥手再见,也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却留下了科学研究的累累硕果和毕生为国的可贵精神,滋养着、激励着每一位后来者。

今天的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像启瑞先生那样有一个坎坷而艰辛的少年时光。但我又常常在想,为什么像启瑞先生那样从中国苦难的废墟中一路走来的人,竟然能为这个从来给不了自己任何好处的国家奉献终身,而我们中的许多人,享受了国家大量的物力人力资源而成长起来的人,却还在“精明”地计算着自己对国家的付出和收获?

或许这是一个太过沉重的问题,但我衷心希望,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常常用这样的问题拷问自己的内心,拷问自己的灵魂。

 谢谢大家!